金寨火车站派出所民警张嗣一在站台接车(12月19日摄)。安徽合肥铁路公安处金寨火车站派出所位于大别山腹地。在这里,除了所领导外,青年民警平均年龄不到29岁。他们远离家乡,扎根大山深处的小站派出所,战斗在守护客运平安的第一线。 新华社记者 张端 摄

  金寨火车站派出所民警何津超(左)和王晨旭在站前广场执勤(12月19日摄)。安徽合肥铁路公安处金寨火车站派出所位于大别山腹地。在这里,除了所领导外,青年民警平均年龄不到29岁。他们远离家乡,扎根大山深处的小站派出所,战斗在守护客运平安的第一线。 新华社记者 张端 摄
  金寨火车站派出所民警刘伟(中)在候车大厅为旅客提供出行咨询(12月19日摄)。安徽合肥铁路公安处金寨火车站派出所位于大别山腹地。在这里,除了所领导外,青年民警平均年龄不到29岁。他们远离家乡,扎根大山深处的小站派出所,战斗在守护客运平安的第一线。 新华社记者 张端 摄
  列车驶出金寨火车站派出所管辖的铁路线路(12月19日无人机拍摄)。安徽合肥铁路公安处金寨火车站派出所位于大别山腹地。在这里,除了所领导外,青年民警平均年龄不到29岁。他们远离家乡,扎根大山深处的小站派出所,战斗在守护客运平安的第一线。 新华社记者 张端 摄
  金寨火车站派出所民警在吃午饭(12月19日摄)。安徽合肥铁路公安处金寨火车站派出所位于大别山腹地。在这里,除了所领导外,青年民警平均年龄不到29岁。他们远离家乡,扎根大山深处的小站派出所,战斗在守护客运平安的第一线。 新华社记者 张端 摄
  金寨火车站派出所民警何津超通过监控视频了解候车大厅内的实时情况(12月19日摄)。安徽合肥铁路公安处金寨火车站派出所位于大别山腹地。在这里,除了所领导外,青年民警平均年龄不到29岁。他们远离家乡,扎根大山深处的小站派出所,战斗在守护客运平安的第一线。 新华社记者 张端 摄
  金寨火车站派出所民警张嗣一(右二)在检票口执勤(12月19日摄)。安徽合肥铁路公安处金寨火车站派出所位于大别山腹地。在这里,除了所领导外,青年民警平均年龄不到29岁。他们远离家乡,扎根大山深处的小站派出所,战斗在守护客运平安的第一线。 新华社记者 陈立群 摄
  金寨火车站派出所民警何津超(前左)帮助旅客搬运行李(12月19日摄)。安徽合肥铁路公安处金寨火车站派出所位于大别山腹地。在这里,除了所领导外,青年民警平均年龄不到29岁。他们远离家乡,扎根大山深处的小站派出所,战斗在守护客运平安的第一线。 新华社记者 邓坚 摄
  金寨火车站派出所民警邓成成(右)与王晨旭在站内执勤(12月19日摄)。安徽合肥铁路公安处金寨火车站派出所位于大别山腹地。在这里,除了所领导外,青年民警平均年龄不到29岁。他们远离家乡,扎根大山深处的小站派出所,战斗在守护客运平安的第一线。 新华社记者 张端 摄
  金寨火车站派出所民警吕锦鹏(前右)在检票口执勤(12月19日摄)。安徽合肥铁路公安处金寨火车站派出所位于大别山腹地。在这里,除了所领导外,青年民警平均年龄不到29岁。他们远离家乡,扎根大山深处的小站派出所,战斗在守护客运平安的第一线。 新华社记者 邓坚 摄
  金寨火车站派出所民警吕锦鹏在菜园摘菜(12月19日无人机拍摄)。由于金寨火车站派出所离县城较远,平时买菜不方便,民警们在院子里开垦了一处小菜园。安徽合肥铁路公安处金寨火车站派出所位于大别山腹地。在这里,除了所领导外,青年民警平均年龄不到29岁。他们远离家乡,扎根大山深处的小站派出所,战斗在守护客运平安的第一线。 新华社记者 张端 摄
  金寨火车站派出所民警吕锦鹏在菜园摘菜(12月19日摄)。由于金寨火车站派出所离县城较远,平时买菜不方便,民警们在院子里开垦了一处小菜园。安徽合肥铁路公安处金寨火车站派出所位于大别山腹地。在这里,除了所领导外,青年民警平均年龄不到29岁。他们远离家乡,扎根大山深处的小站派出所,战斗在守护客运平安的第一线。 新华社记者 张端 摄